抗日战姬异闻录

【抗日战姬异闻录】((序+1)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qisala 本章:【抗日战姬异闻录】((序+1)

    作者:qisala

    2017/3/13

    字数:9111

    旧历2040年,极东之地升阳帝国为满足其一统东方大陆的野心,穷兵黩武,

    对东方四国发起总攻。还在使用旧式兵器的东方诸国,在升阳帝国新型外骨骼机

    甲面前,溃不成军,短短一年,大半国土沦陷。而帝国惨无人道的战争暴行,人

    神共愤,无数隐修多年的上古修真势力传人选择出山,替天行道,剿灭升阳鬼子!

    本文的故事,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龙国沿海城市【魔都】,东方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夜晚车水马龙的街景,素

    有有不夜城之称。然而今日,战场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硝烟和爆炸声,打

    破了整个海滨的宁静,倒是让这个城市的称号名符其实。

    龙国的战士们,在获得了盟国的秘密援助后,秘密在南方天岭训练了一只机

    甲部队。盟国赠与的新型机甲,比升阳二线军团所使用的旧式机甲更为先进。辅

    以各路侠客的支援,趁升阳部分军团远调之机,以少数精锐部队奇袭了位于魔都

    的升阳本部。

    大意的升阳本部,情报不足不知龙国新型机甲的存在。以为只是一波小规模

    骚扰,由侵略总将加贺亲自带精锐亲兵掩护文官和商界人士暂且撤退。导致正面

    战场失去了总指挥,仅有部分使用老式装备的军团防护,被龙国战士的新锐机体

    打的溃不成军。

    「八……八嘎压路……给……给我狠狠的打啊!!」

    一个升阳重武装分队,占着地利,利用每分钟350 发的重型战车的火力压制,

    强行死守着主干道,为高层撤退争取时间。一位升阳鬼子军曹,拼命挥着军刀怒

    号着,仿佛吼上一吼,战车火力就能随着他的声贝提高一些。

    然而,这位军曹,接着皓月,发现一个黑色不明棍状物在空中高速飞行坠下

    ……

    扑哧……一根长枪狠狠的刺穿了这位军曹的身体,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

    道。

    慌乱的升阳军,很快发现这场噩梦只是个开始,几发弓箭,从黑夜里迸射而

    出,刺穿了鬼子兵的身体,再顺势捅穿身后鬼子兵的喉咙。

    鬼子兵一边哀嚎,一边混乱着向黑暗中打着枪。阵型大乱

    几位穿着中山装的学生打扮的年轻人,几乎使用贴地滑行的姿势如鬼魅般趁

    乱漂进鬼子堆,手夹小刀,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头颅。再双手一抖,几把小刀飞

    出,刀无虚发。在鬼子兵尚未在混乱中找到北的时候,已满是尸体。

    一位口嚼包子的大叔,用梯云纵借主干道旁边的楼房绕过战车视野,从楼顶

    上跳下,精准的落在战车顶。一脚踹开车盖,将口中的包子吐入其中,再从车上

    跳下打了个滚滚入旁边的沟内。

    轰!!重型战车在火海中化为废铁。

    「我的天!包子真能当炸弹使啊……」

    「小鬼你见识短了,我下次那点南瓜雷辣椒雷尿壶雷给你开开眼……」

    一位龙国侠客,在小巷里穿梭,接着夜色掩护,留下了一地鬼子兵的尸体。

    艺高人胆大的他,作为先锋一路冲在前面为身后的龙国战士清理想隐秘偷袭的鬼

    子兵。

    突然他的旁光瞄到侧后方似乎有一道亮光,极限的往地上一滚,剧烈的爆炸

    将他身后的房子炸为废墟。硝烟和土尘一时迷住了他的眼睛,在一阵速射机枪的

    咆哮声中,膝盖上一麻。

    「该……该死……这武装级别,难道是ace 级的。」

    硝烟散去,只见一位身穿红色机甲身材娇小的少女,站在房顶上冷冷的看着

    他。

    大侠自知今日栽在这了,看了看少女可怜的胸部,冷笑道:「贵国没人了吗?

    小屁孩也来参军?」

    一针见血的嘲讽似乎触到了少女的逆鳞「混蛋,你找死!!!」举炮正准备

    把这个无礼者轰为渣滓,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几发重炮狠狠的将她从房

    顶上击下。

    「谁!!!混账滚出来啊!!」

    大侠顺着炮火的火光,看到一个身着黑色重型机甲的少女,背着皓月轻立在

    一座电线杆上。虽然背着光,然则凭接大侠卓越的眼里还是看清了少女的样貌。

    黝黑的机甲散发着月光,即使是对武器什么一窍不通的他也能一眼看出这机

    甲极为先进,甚至连对面升阳的ace 都远不如。然而厚重的机甲,也无法包裹这

    位少女的美妙胴体,形状硕丽的美乳,摄人的腰部曲线,挺翘的臀部,修长的玉

    腿。更让大侠感到诧异的事,少女的秀发竟是金色的,长长的秀发盘于脑后,系

    出一道可爱的单侧马尾。如雪般白皙的脸颊上,是如海般蔚蓝的双眼,以及挺翘

    的琼鼻,这五官深邃金发碧眼的长相必然不是东方人了。

    大侠看到机甲上的带翼老虎符号,配上少女的西方人长相,大侠隐隐猜出了

    少女的身份。

    升阳ace 挣扎着从坑里爬出,恶狠狠的看向电线杆的黑甲少女,黑甲少女完

    美的身材更是给她狠狠的一个暴击。

    「是联邦的飞虎队是吧,早就料到你们会来插手我国的战争,没想到你们居

    然直接派ace 级机师直接来参战啊……」

    「你错了小妹妹,我们飞虎队早就从联邦退役了。只是以佣兵的身份参与这

    场战争,和联邦没有任何关系哦。」

    「小……小妹妹……」升阳红甲ace咬着牙,面部狰狞。已经年近30的她,因为

    这个可悲的幼女身体,一直没有男友。居然被个只有16岁的小屁孩嘲讽是小妹妹。

    暴怒的她无法再忍,机甲全出力增压,狠狠的朝电线杆上扑去。升阳ace 盘算着,

    重型武装搭配大型斩舰刀,飞虎队这机甲显然不适合在这个狭隘地形落单。虽然自

    己机体落后,如果贴身缠斗对面的小年轻未必是自己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手的对手。

    「小心……」大侠的提醒声还未说完,黑甲少女的机甲难以置信的瞬间启动,

    后发先置,重型斩舰刀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挥出,将升阳ace 斩为两截。

    「联邦的机体……都是怪物吗……」升阳ace 在剧烈的爆炸中结束了自己可

    悲的一生。

    「下面的大叔,这里就交给我好了,我们的战时医疗中心在【那位大小姐】

    的城西商馆里,你能坚持走到那里的吧。」

    「没问题小姑娘,有你们飞虎队在我们就放心了,一定要斩下加贺的狗头啊」

    「okok,萨拉托加,上咯!!!」名叫萨拉托加的联邦志士,在引擎的怒号

    声中,消失在黑夜之中。

    「啊!!!怪……怪物啊!!!」

    几个升阳精锐分队徒劳着朝着面前的白色机甲射击着,然则子弹十中有九被

    白色机甲恐怖的机动轻易避开,少数子弹打中也只激起机甲立场的白光后被弹开。

    白色机甲带着优美的曲线和柔和的立场光华,就算对武器一窍不通的外行人,

    也能一眼看出这机甲和丑陋老土升阳旧式机甲之间的性能差距。

    如果不是身后就是赶往机场撤退中的的升阳重要人士,恐怕心理早已崩溃的

    他们,早就跪地求饶或抱头鼠窜当逃兵了。

    多亏了对面的机甲战士似乎对这个新型机甲的性能不甚熟悉,并没有完全发

    挥出这机甲的全部能力,否则他们恐怕早就团灭了。

    一位深红色头发,有着古典美人优雅外貌的少女,如今已经失去了她的矜持,

    瞪红了眼狠狠的瞪着白色机甲。

    另一位一脸坏笑的蛇蝎美人,挽着她的褐色长发「神风姐,我倒是死不足惜。

    然而以你这等人才,为了那群酒囊饭桶白白的搭上性命实在是愚不可及呢。」

    「我知道,荒潮。加贺这个王八蛋拿着最好的机甲不干事,说什么保护商人

    撤退,明明是自己想趁机逃跑。也好,我们就把这个怪物放过去让加贺自己解决

    去吧,反正我们拦住之后的龙国废物也算是尽忠了。」

    不是她们懦弱,恰恰相反神风人如其名以作战勇猛不惧死而闻名军中,然则

    面对眼前的对手还不惧死硬磕那就不是勇猛而是愚蠢了。

    眼前的联邦白色机甲的主人,即使在升阳也是赫赫有名。列克星敦,联邦最

    大军火商的的女儿,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名叫萨拉托加。出身于军火世家的姐妹俩,

    从小展现了非凡的天赋。被父亲看中作为最好的广告宣传品带着最新型的机甲参

    军。在众多演戏和模拟战中凭借出色的发挥以及不逊其发挥的美貌,如同联邦军

    内的偶像一般被全军上下所崇拜着,甚至被联邦军私底下赋予了「lady lex」的

    绰号。

    「该死,传说中飞虎队队长居然是她。联邦为了针对我国的扩张还真是下了

    血本啊。连最强的ace 都派过来……」

    神风打了个撤退的手势,顿时口哨声大起。升阳的机甲们纷纷甩出烟雾弹,

    俯下身子借着烟雾的掩护四散。

    不料对面的白色机甲,往地上一蹬,全部出力化作火焰朝下喷射着,直接浮

    空于半空。在半空中用高空视野从上而下狠狠的轰击着烟雾中的升阳机甲。

    神风左右不规则移动着后退躲避着炮弹,突然她发现一个旧式机甲逆着撤退

    的潮水,朝着空中的白色机甲俯冲而上。

    「白……白痴,那可是飞虎队,你这旧机甲怎么可能……」神风想用蓝牙联

    系这个无谋的升阳战士,却发现蓝牙搜索不到这台机甲的信号。

    「这台机甲不是我们分队的……她是谁??」

    列克星敦也发现这个逆流而上的勇士,举起重炮。

    旧式机甲却展现了不可思议的机动性,在极短的时间内反应出那些炮火只是

    封锁走位的,那些炮火是真正的杀招,借着烟雾和夜色的掩护迅速接近了白色机

    甲。

    列克星敦似乎对这台不甚熟悉的新机甲甚为恼火,改变打法,直接全炮门火

    力全开。如果是地毯式轰炸的话,那就躲无可躲了吧。

    仿佛要将地面撕裂的轰炸之后,白色机甲的感应系统察觉到对手并没被消灭

    还在极速接近。

    「在……在哪里?」

    将夜视系统开至最大,列克星敦诧异地看到,旧式机甲竟利用高速的冲力,

    踩着房屋的墙壁高速冲刺躲过所有的炮击,并一路攀爬而上。用力一蹬,朝着白

    色机甲飞扑而去。

    白色机甲因为所有引擎的出力都在全力朝下保证机甲浮空,机动性完全丧失,

    如同漂浮于半空的靶子一般。炮门全开之后,所有重武器都在装填中,列克星敦

    慌乱之中想切换轻武器。

    旧式机甲根本不给对手拔枪的机会,掏出轻机枪瞄准头部一堆点射。

    「这种轻火力有什么用……什么!是曳光弹!!」

    白色机甲为了保护机师眼睛,强制取消了夜视模式至防光模式,这下可把列

    克星敦坑的够呛,一时之间眼睛无法适应黑暗,完全成了黑夜中的瞎子。好在她

    作为飞虎队队长也是身经百战,迅速扔掉轻机枪拔出光束军刀护身。在朦胧之中

    隐约听到旧式机甲打空了弹夹,极速手动切回了夜视模式。然而对手速度更快,

    已经冲至她的眼前。

    在近乎贴身的距离下,双方甚至在黑夜中可以互相看清对方的长相。

    白色机甲之中的机师终于看懂了这台旧式机甲难以理解的机动性的奥秘,对

    手居然卸下了机甲上所有的重装甲,并加装了辅助引擎。重武装也全部卸掉,仅

    留一把轻机枪和一把小匕首。头盔遮盖了她的面容,仅能看到之后飘逸的白色长

    发。

    「女……女孩子?」

    难以想象一个年轻女孩竟有如此胆量,卸掉所有重装甲意味着就算一发普通

    的单片击中她足以要了她的命,同时这种改装改变了机体重心,加上强行加上的

    辅引擎让机甲几乎无法操纵。一把只带曳光弹的轻机枪只为了短时间遮蔽对手的

    视野,然后用一把小匕首近身和超过自己一个世代的新型机甲肉搏……这种玩命

    的打法只为获得一个超越机甲性能巨大差距一个以弱胜强的机会,这种水平的机

    师为什么不作为王牌开着新型机体和自己正面决斗,而去甘当杂兵?

    升阳白发女孩也近距离看到白色机甲半透明头盔之后的面容,对联邦少女清

    丽绝俗的美貌也是微微一愣。然则战场之上只有你死我亡,白发女孩也知道片刻

    的怜香惜玉的代价将会是自己的性命。咬了咬牙按原计划用匕首架开光束军刀的

    刀柄狠狠的朝白色机体身上撞去。

    虽然白色机甲马力拥有压倒性的优势,然而为了浮空所有引擎出力全部向下

    导致马力优势全部葬送。机体重量优势也被旧式机体高速的冲击力所抵消。联邦

    少女贵为飞虎队队长,在刚获得不熟悉的新型机甲里连自己的技术优势都无法发

    挥,眼睁睁看着白发少女用匕首配合撞击挑开自己的光束军刀,蹬踏着自己的机

    甲高高跃起,夺剑起跳一气呵成,朝着自己狠狠的斩下……

    「啊!!!!」

    联邦王牌机师,飞虎队队长,竟被一个驾驶着杂兵机甲的白发少女击坠。

    白发少女也没有乘胜追击,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超负荷机动让她的身

    体也有点承受不了。加上以高速撞击重型机体的导致自己的机体损伤严重,引擎

    几乎要爆缸。也一样失去继续作战能力的她,只能挣扎的退场逃往战时医疗中心。

    白色机甲冒着白烟和电光,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虽然拥有良好的防护,也

    完全挡不住在如此近距离被自己的光束军刀狠狠来一下。从高空无缓冲坠下,让

    机甲之内的联邦女孩也是处于半昏迷状态。在意识模糊中,列克星敦开始如同临

    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在走马灯里回顾自己的一生。

    生于巨富之家,继承自母亲绝代美貌,从小养尊处优的她和妹妹,人生似乎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达到了圆满。平凡少女究其一生都无法得到的豪衣珠宝名车,

    以及英俊有成的未婚夫,她唾手可得。对生活有些失去兴趣的她,为了寻求刺激,

    开始接触父亲的事业。第一次测试机甲就惊呆了全场测试人员,在父亲的炒作之

    下她和她的妹妹成了宣传她们家战争机器的最好广告,开着最先进的机体,在模

    拟战中所向披靡……一生没有挫折的她,对战争想的太简单。对一直在军中作为

    偶像的无聊生活感到厌倦,主动要求加入飞虎队参与东方的战争支援盟友。虽然

    父亲极力反对,她和妹妹还是以最佳的机甲宣传为由,带着最新研发的机体来到

    了这里。毕竟升阳国的最新型机甲还没在龙国实装,根本没有任何机甲能和自己

    的白色机甲抗衡。

    所以她在毫无磨合的情况下就带着新机甲参与了龙国部队的行动,为了向联

    邦展示自家机体的能力,独自一人突击敌方本部,强行浮空攻击测试机体性能极

    限……她为她的膨胀和天真付出了惨重的学费。

    「啊……」头盔被强行取下,狠狠的一拳将少女从幻觉中打醒,只见两个升

    阳女孩带着一群士兵将她紧紧包围。只见打她的褐发少女,眼神里抑制不住的嫉

    妒,恶狠狠的瞪着她。其他升阳士兵,却是一脸的猥琐和狂热,痴痴的看着她。

    在军中对俘虏会遭到什么待遇有所耳闻的她,吓得脸色煞白,梨花带雨的用刚学

    会的生疏升阳国语求饶,完全没有了刚才联邦王牌高冷优雅的气质。

    「饶……饶了我吧……这机甲是最先进的我什么都没有损坏,全部交给你们。

    我……我家很有钱的……你们要多少钱我叫爸爸全部给你们……别杀我啊啊啊」

    荒潮恶狠狠的扯着列克星敦的头发拉起来,托她父亲不遗余力宣传的福,即

    使远在东方的她也知道列克星敦的大名。也知道她们家族为了军火生意到处挑起

    战争,列克星敦天使般的外表下,是她们家族欠全世界的血债,对她们家族所作

    所为的厌恶,对她们姐妹美貌以及富豪生活的嫉妒,让荒潮恨不得当场将其碎尸

    万段。当然她也知道列克星敦姐妹只是名义上的退役参加飞虎队,仍是联邦军中

    的王牌。这种等级的俘虏留下来具有很大的外交价值,不但不能杀她,还要好生

    养着她。

    气恼的荒潮看着她的大队长,神风倒是对这俘虏不置可否。回过头嘱咐道:

    「战斗还没有结束,后面的龙国军一定会进攻这里。我还要去重整防线,这个俘

    虏……你们几个带回去吧。随便怎么处置,只要小心点不要留下外伤或者后遗症,

    惹了什么国际法后果你们自己负。」

    「随便怎么处置」这六个字出来,那几个升阳小兵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联邦的偶像列克星敦开着新机体的写真军火广告也打到过升阳军方,这些广告被

    军中久旷性事的升阳杂兵如获至宝,不知对着大洋彼岸高高在上的联邦大小姐撸

    了多少发,没想到真人如今竟落到了他们手中,怀中少女的摄人袭香让他们的裤

    子肿起了大帐篷。

    在确认了神风队长已经走远了之后,荒潮揪着列克星敦的头发恶狠狠的强迫

    她脱下机甲。从小被父母和军队高层当作宝贝,养尊处优的她哪受过这种待遇,

    吓得一一照办。机甲在白光中化为一个胶囊,荒潮小心收了起来,狠狠的朝她屁

    股一踹。

    「快点走,别耍什么花样!!」

    「是……别打我……求求你……」

    高贵的大小姐,如今只能畏畏缩缩,梨花带雨,在自己的拳脚下求饶,施虐

    的快感让荒潮感到相当的舒服。

    押着列克星敦行走的杂兵们就更爽了,双手纷纷偷偷探入列克星敦衣内爱抚

    着。杂兵们在自慰时不知对列克星敦欺霜赛雪的白皙肌肤意淫了多久,真正摸上

    去才发现自己的想象力根本赶不上上帝的鬼斧神工。这小嫩肉竟比羊脂球还嫩滑,

    只是摸摸就让他难以自持。

    一个和荒潮副队长关系不错的小兵,哭丧的脸「老姐……我想……」

    「呵呵也不怕憋死你们。好吧好吧,那里有个小树林……记住别玩出伤痕别

    射在里面,出了事我也没法罩着你们。」荒潮本不想节外生枝,然而她也很想看

    看,这个全身散发着惹人厌恶气味的白富美,被一群肮脏的低贱小兵轮奸会是什

    么场景。

    「不!!你们不能这样!!救我……唔……」在丝帛碎裂,少女呜咽,以及

    一群男人的淫笑声中,浑身雪肤玉肌如同大理石般散发着光亮的绝美少女,被几

    个丑恶肮脏的升阳杂兵狠狠摁在地上……

    「好滑好嫩好香……爽死我了……」「哈哈她可是大小姐啊,以为是你这泥

    腿子每天军里干粗活的?」「大小姐又怎么样,还不是落到我们这群泥腿子手里

    被干到吐舌头。」「喂你小心点,别射在里面。大小姐生个丑娃,联邦找你算账

    怎么办?」「怎么办?大不了赔上自己,过去当联邦的倒插门女婿咯。」「哇哈

    哈哈啊哈……」

    列克星敦无助的扭动着动人的娇躯,躲避着浑身的脏手,痛苦的挣扎着。荒

    潮握着匕首朝她脸上虚划一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吓得她瞬间不敢做任何动作。

    一个杂兵狠狠的摁着列克星顿的高雅的头颅,多日不曾清洗散发着恶臭的肉

    棒狠狠的捅入少女的檀口。无数男人只敢俯身仰望的高雅大小姐,此时却被下贱

    的杂兵摁着头,娇喘着张开檀口,紧紧含住男人的肉棒。那杂兵禁不住为之销魂,

    激动的脏手按住了倾国的娇颜,肆无忌惮地前后捅动起来。虽然少女的口技极为

    生涩,但凌辱纯洁大小姐的快感还是让男人无比满足。何况列克星敦天使般的面

    容被他捅的小嘴都鼓起来,眼含清泪,禁皱双眉,随着自己肉棒的节奏前后起伏

    着。他能感觉到他的肉棒,上面摩擦着娇嫩的口腔,下面被滑腻的小舌紧紧缠绕

    着。他舒爽的无法控制,低吼一声肉棒在温暖紧窄的口腔中狂跳起来,大股的白

    浊液从中疯狂喷射出去。

    绝美的娇艳被捅的通红,玉颈挺直仿佛里面有一根木棍撑着,大力颤抖,喉

    头蠕动,大口大口的吞着下贱鬼子的精液。

    其他几个鬼子兵毫不客气的瓜分了列克星敦窈窕柔美的胴体,光滑柔嫩的冰

    肌玉肤贴在身上磨擦,压在高雅大小姐雪白柔滑的娇躯上大抽大插,干得她哭泣

    尖叫,声音悦耳动听,像爲他们的淫戏配乐一样。

    「不……不要……好痛啊……」

    「哈哈哈看啊,没想到这大小姐还是个处女。」

    「毕竟是lady lex嘛,谁敢干她啊,倒是便宜你这小子了。」

    白玉般的美腿上留下一股嫣红,兴奋的鬼子兵加大了他们的动作。双手环抱

    住纤细的柳腰,前挺狠狠顶在花心上。绝美的纯洁花径,紧紧箍住其中的肉棒,

    一下一下地大力收缩,让他爽得六神无主,也不管大小姐死活,奋力挺腰,将向

    着里面狠命冲刺。

    列克星敦的瑰姿艳逸的华奢美体剧烈颤抖,趴跪在地上的低声呻吟,满脸痛

    楚的表情,泪珠滚滚而落,面容凄楚,梨花带雨,令人生怜。

    「好爽……爽死我了……大小姐……」那个鬼子兵爽的满口留着诞水,在列

    克星墩滑腻如脂的玉颈和美背上舔来舔去,用力搓揉着手中的温香软玉。高不可

    攀的高岭之花竟被他这个下贱小兵摁在泥地上,随着他肉棒的抽动,两人互相感

    触着对方性器上每一层皱褶,仿佛融为一体。什么高冷清雅的女神,还不是被他

    干的只能浪叫!

    另一个凡人也抓住列克星敦硕大的双乳搓揉着,往自己肉棒上吐着唾液,搓

    揉涂匀,狠狠的插入乳沟之中打着奶炮。鬼子兵感到自己的肉棒被一大坨脂玉包

    裹着,娇柔的弹性,滑腻的肌肤触感让他爽的浑身乱颤。列克星敦玉体上一层细

    细的香珠散发着迷人的韵味,而一双巨大的白皙雪乳随着他的搓揉而夹着他的黝

    黑肉棒上下晃动摩擦着,视觉上所带来的冲击,更是极大满足的征服。曲线玲珑

    的身躯不停扭动着、迎合着,并在鬼子兵们有力的征伐下,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充

    满着让人万念成魔的愉悦。

    「放开我...不...啊...额...不要啊....」

    列克星敦泪水流满了脸颊,柔顺的金发贴着汗水紧贴在绝美的娇颜上,添上

    一股凄美的美感。

    两个找不到肉穴发泄自己欲望的鬼子兵,看着这激情的肉戏也不愿等待。狠

    狠的抓住列克星敦的雪腻玉手在自己肉棒上套弄着。不沾尘世的清雅玉手,带着

    如同蔷薇般美好的晶莹美甲,被鬼子兵沾满泥垢布满老茧的脏手死死抓着,单看

    着这羊脂白玉在下贱的污手里被紧握纠缠无力挣扎就是个绝世的美景。玉手被狠

    狠的摁在肮脏的肉棒上套弄着。保养良好柔若无骨的玉手,剔透的指腹,滑腻的

    手心带着自己粘稠的前列腺液搓弄自己肉棒的感觉让他们不能自以。

    「什么大小姐……和我们这些下等人有什么区别,还不是被我干的浪叫……

    给……射给你了……」紧致无比的花径,夹着鬼子兵下体酸软。如带露牡丹般娇美高

    贵的蜜穴在他肉棒的抽插下一下又一下的痉挛着,如同一个蠕动着的温热脂玉带

    着花液按摩爱抚着肉棒的每一寸,让他爽的无法坚持多久,他要在这个不知道男

    人意淫无数次的花心里留下自己的痕迹。

    「不!!求求你..至少别射里面...」

    荒潮吓得大叫「喂你小心点,别射在里面啊」

    那鬼子兵无奈只得拔出肉棒,用列克星敦娇腻无比的两腿内侧夹住肉棒用力

    作着最后的抽插。

    「呵……啊……额……」

    几股灼热的白浊,混着鬼子兵身上污臭的体垢和泥水,玷污这朵高岭上的无

    垢之花。列克星敦被滚烫的精液射的浑身发抖,闻着精液的浓臭,无神的眼睛看

    着远方。

    鬼子兵们浪笑着享受着自己的子孙液玷污原本高不可攀的高雅少女的快感。

    搂抱着伸出脏手继续爱抚玩弄着身下的凝脂玉肌。精液混上鬼子兵身上的污垢,

    在爱抚中将列克星敦无垢的白腻肌肤上,涂抹着污黑的颜色。

    列克星敦浑身火热,一丝丝蜜液在花径里缓缓流出,双眼逐渐迷离,娇喘

    呻吟着吐着热气。仿佛跟着身上无数脏手爱抚的节奏,扭动着动人的胴体

    「看看看....什么大小姐,还不是被我们干的发情」

    「才...没有..没有呜呜呜...谁来救救我....」

    一道子弹仿佛回应了她的呼唤,精准的将身上一个鬼子兵的头颅打成粉碎。

    在鬼子兵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半数的鬼子已经爆头而死。

    荒潮滚地躲过几发致命子弹,顺着枪口的火光,看到了一名金发少女穿着和

    列克星敦同款黑色机甲高速在几百码外朝他们冲过来。边冲边瞄准射击,每发子

    弹下都有一个鬼子兵化作枪下亡魂。

    「该死,这下事情大发了。」来不及处理俘虏的她,只能连滚带爬翻进林间

    的暗沟里惝恍逃生。

    剩下的鬼子兵,哭喊着想跑,都被萨拉托加一一击毙。只有刚才插入列克星

    敦小穴的鬼子,恶狠狠的扑向列克星敦想拿她做人质。不想列克星敦虽然身负重

    伤任有余力,两人在地上扭打了起来。

    萨拉托加也对新机甲不甚熟悉,怕伤到姐姐不敢直接射击,只能尽力冲刺。

    「可恶,你别想走……啊!!!」就算是格斗,作为联邦王牌机师的列克星

    敦也不是下贱鬼子列兵能相提并论的。双手一个扭动就把鬼子兵的一只肩膀卸了

    下来,然而那鬼子兵两腿死死夹住列克星敦一只玉腿,另只手全力勒住她的玉颈

    不放,张开大口狠狠咬着列克星敦的玉颈,一块嫩肉都被牙齿扯下来一半,痛的

    列克星敦翻滚着剧烈扭动着身体挣扎。

    从小就因为瘦小丑陋低贱让人看不起的他,对怀中高贵的美人充满了嫉妒,

    凭什么同样生为人,他只能沦为粪坑里的蛆虫,而列克星敦就能化为绝美的蝴蝶,

    在高空中翩翩起舞嘲讽着芸芸众生。好不容易这朵高不可攀的蝴蝶竟然落入粪坑

    被他抓住狠狠的干着,只有在她的蜜穴里和她的身体融为一体,才让他有生以来

    第一次感到自己或者像个人。如今怀中的温香暖玉,就要挣脱开他的束缚,再次

    翱翔于天际……不,他绝不允许……

    列克星敦抽出玉手,狠狠的扭住鬼子兵的脖子,用力一扭。

    鬼子兵逐渐失去了意识,可恶……还是让她逃了吗……不可以……

    在列克星敦扭断鬼子兵脖子的同时,她呆滞着看着一个圆形物体从鬼子兵手

    中滚落,这东西她听老兵们提到过。

    光荣弹,丧心病狂的鬼子兵与敌俱亡的最后武器

    绝望瞬间布满了她的大脑

    为什么……不当个好好的大小姐,在富可敌国的家族里享受着所有人都梦寐

    以求的奢华生活,和英俊有为的未婚夫一起享受下半生……为了父亲的野心,为

    了实现自己幼稚的自我价值,在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死无全尸……

    鬼子兵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知道他赢了,拉着这位比皓月更尊贵美貌的大小姐

    一起下黄泉,在无间地狱,蛆虫和蝴蝶将没有任何分别……

    「不!!!姐姐啊!!!!」

    萨拉托加绝望的哭嚎声中,看着她最尊敬的亲姐姐和鬼子兵一起被炸为肉块。

    「不!!!姐姐!!!列克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

( 抗日战姬异闻录 http://www.xcxs2.com/11/11350/ ) 移动版阅读m.xcxs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抗日战姬异闻录》,方便以后阅读抗日战姬异闻录【抗日战姬异闻录】((序+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抗日战姬异闻录【抗日战姬异闻录】((序+1)并对抗日战姬异闻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