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染长安

绿染长安(1绿2)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午夜人屠 本章:绿染长安(1绿2)

    </br>

    绿染长安12(向九劫剑主致意)</br>

    来来去去的人群穿梭,香火袅袅升空,锣钹喧嚣,交织出一幕喜庆味儿。</br>

    由于今儿个适逢庙会,舞龙舞狮好不热闹,再加上小贩林立,将平日便已是

    人来人往的长安大街硬是挤了个水泄不通。</br>

    陆天豪叹了口气,侧过脸,身边,是姜婉儿兴奋的四处张望的脸庞,白中透

    红的晕赧侧颜,细致柔媚得几可滴出水来,在细腻阳光的摇曳下,呈现出恍惚的

    美感。</br>

    河边的白玉栏杆上挂着喜庆的红色飘带,不远处的杂耍摊子,人群如潮水般

    涌来,那耍枪的汉子翻了个跟头,挽个枪花,击起地上的尘土,便向着周围的人

    群一鞠躬,大喊:“列位宾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大伙儿便齐

    齐叫好,数枚大钱洒下,其实看热闹的成分居多,却更将整个场地烘托得更是热

    闹非凡。</br>

    婉儿也是混杂在围观人群中又跳又叫,像个刚出笼的小鸟,激动的小脸红扑

    扑,手中不忘将天豪拉得紧紧的。平日里爹爹总是不允许自己出门,说大家女儿

    就要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好不容易今天接着庙会光明正大的偷溜出来,还是和天

    豪在一起……却没留意,陆天豪紧抿的薄唇,嘴角只有一丝苦笑。</br>

    从小他就不喜欢这种过于热闹的场面,自小的遭遇使他更倾向于形单影只,

    只是,她却是个意外……陆天豪温柔的目光落在姜婉儿身上。</br>

    “天豪?”似乎察觉到他情绪的低落,螓首微偏,姜婉儿露出困惑的神情,

    下意识的贴近他。</br>

    天豪吸吸鼻子,苦笑着,她还是这么敏感,总能及时察觉出他的情绪,温暖

    的体温,像寒冷冬日的金色阳光,隔着薄弱的衣料传到他的身上,心里头放着一

    个人,活着就有方向,暖暖的、很踏实,想起她的时候,知道她也在想着我,会

    很快乐、很满足。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她令人发狂的娇胴曲线,不晓得女孩儿的

    身躯是否都如她这般柔软馨香,伸出手环住婉儿纤细的腰肢。</br>

    姜婉儿将身子往后偎靠,倚在他厚实臂弯间,暖暖的,感觉很踏实,于是蹭

    了蹭,占了个舒服的位置,就又转回头专心致志的欣赏着场地中的杂耍表演。</br>

    不远处,高朋满座、人声鼎沸的茗香茶楼中,坐着一名器宇非凡,其貌更胜

    潘安的成熟男子,由他身上不用刻意营造便能自然散发的领导气势与傲然之色,

    可看出他绝非寻常人,好一个倾倒众生的翩翩美男子,只是眼中些许的阴冷却带

    给人不可接近的感觉,实际上,私底下,他也是霸气的、冷然的、自负的,因为,

    他有这样的条件。</br>

    尤其,在这位于京师远近驰名的茗香楼中,每一次的消费不是一般人能负担

    得起,更别提置身于幽静高雅的贵客席中,将满楼的熙攘喧嚣隔绝于外,以及被

    待如上宾般亦步亦趋的侍候,唯恐有一丁点疏失怠忽,其超凡身分又岂是一般人

    能相提并论。</br>

    事实上,此人正是近年来名倾京城的楚公子,名字唤作楚阳,据传他是某个

    消逝王权的后裔,神秘的背景,肆意挥洒的财富,再加上楚公子长袖善舞的交际

    手腕,很快便在京师一时风头无二。方至而立之年的他,不可讳言的,是集上天

    骄宠于一身的不凡男子,拥有无人能及的优越智谋,更有着足以令任何一名女子

    倾心的绝伦容貌,两道冷冷的眉下,有着一双总是如晦深沉、探不得情绪的寒眸,

    有如精心刻划的刚毅面容完美到找不出一丁点瑕疵,只消见这么一眼,太多女子

    便为卓绝出众的他情牵终生,再难忘怀。</br>

    冷冷的眼随意一抬,楚阳手一挥,示意一旁的主管退下,几名管事暗吁了口

    气,慑于他卓绝的俊容及天生的王者气势,不敢多做停留,有礼地告退。</br>

    见到手下唯唯诺诺的眼光,楚阳这才满意地掉回目光,事实上让下属产生畏

    惧感,这也是上位者操纵人心的一种手段。</br>

    “阳,我爱你”身旁女人失魂般的呢喃,酥媚的嗓音轻唤着,由身后搂住他,

    绝丽容颜依恋地贴靠着他宽阔的背,这个女人唤作莫轻舞,是京城里一家大户的

    女儿,可是任由佳人多情,楚阳的脸庞却是一片无风无雨的幽冷,一抹不易察觉

    的冰冷讽笑,自唇角隐去。</br>

    又是这句话——一句他听得生腻、无聊至极的话!</br>

    有多久了?他回想,从第一眼看到她至今,好像还不满半个月,实在太容易

    到手了。这些天来的浓情万般,竟只是个假象,同时也只是一则美丽、却也残酷

    的游戏?事实上这样一名各方向条件皆属上上之选的男子,只要是女人,谁不趋

    之若鹜,巴望得其垂怜?</br>

    突生的厌烦袭上心头,女人全都这副德行吗?不具挑战性的游戏一直玩下来,

    很难不生厌。</br>

    这世上难道就没有特别点的女人吗?</br>

    女人,总爱强调真心,却忘了,心,不是每个人都有。</br>

    随意打发走了莫轻舞,楚阳走至窗前,望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冰冷的眼

    眸中波澜不惊,这便是上位者的权威,事实上,这样一个红尘俗世皆漠然的人,

    要牵动心绪,又谈何容易?</br>

    忽然,楚阳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如果让他那些管事还在这里,

    铁定会惊的眼珠子都掉下来,他们太了解自己的主子了,事实上主人总是一切尽

    在掌握的悠然神色,想让主人的那张冰山脸露出这样的表情,不亚于比登天还难。</br>

    他看到了什么?那是天使跌落人间吗,视线与她交会的那一瞬间,他失了魂。</br>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宁静的淡金色阳光洒在姜婉儿的身上,烘托出娃娃的天

    真无邪与少女的烂漫风情,一切都像忽然静止了下来,一张洁白秀致的脸蛋,柳

    眉弯弯细细,诉尽无限风情;盈盈秋瞳似浸淫在迷蒙薄雾中,灵灿中带着幽迷的

    美丽;小巧直挺的鼻梁下,有着不点自红的朱唇,娇嫩甜美得引人遐思……</br>

    她美得不可思议,有如白玉一般的脸庞,细致无瑕,为了避嫌出来玩而特意

    挑选的一身的粗布衣衫丝毫无损她的绝色,他敢说,纵然西施再世,也不过尔尔!</br>

    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这个沉静娇柔、温婉似水的女孩,纵然他早就看出她

    和她那个出色护卫有着浓烈的情感牵系,不过,一个小小的护卫,他楚公子有一

    百种方法让她忘了他。</br>

    抬起头阴冷的一笑,楚阳招了招手:“天机……”</br>

    黑暗的隐蔽角落,犹如一道烟尘,一个灰袍人默不作声的走了出来,事实上,

    他正是京师第一地下情报机构天机阁的幕后老大,莫天机,只是,很是有人知道,

    这儿恐怖的地下势力却正是由楚阳与莫天机一手创立出来的。</br>

    莫天机全身笼罩在一片灰色中,他沙哑的开口:“少爷,是姜家的小女儿,

    姜婉儿。”</br>

    “姜家,那个京城第一大富姜家?”本来听到这个庞大的背景,他该觉得厌

    烦至极才对,但是很难解释的,望着婉儿那秀致清雅的面貌,楚阳的唇角竟勾起

    一抹兴味,她有一副极好的体态,抱起来应该很柔软舒适,好久,没做过这么有

    挑战性的事情了……</br>

    挥挥手,莫天机无声的退下了,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安排,以便完成少爷的

    心愿。一片黑暗,向着无知的天豪与婉儿笼罩而去……</br>

    热闹非凡的长安大街上,各个小贩子兜售的吆喝声此起彼落,市集上熙来攘

    往,甚至不少金发碧眼的胡人贩卖着各种西来的奇巧玩意儿,姜婉儿睁着大大的

    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儿摸摸那儿瞅瞅,陆天豪一直紧紧地伴随在侧,

    心思细密得不让人群推挤碰触到她。</br>

    好久没上街来了,她放松心情走走看看,视线突然定在某一处,带着渴求的

    眼神仰首望着陆天豪。“天豪,我想吃炒栗子。”</br>

    陆天豪看了一下。“婉儿在这里候着,我去去就来。”</br>

    那里人太多了,不好让小姐被人推来挤去。</br>

    “好。”她很顺从的应允,就在原地看着陆天豪,笑得眉儿弯弯。天豪好出

    色!他俊拔的身形,秀美的容颜,除了因小时的伤带来的那一抹去不了的苍白,

    一切都很完美,事实上附近不少的女子全将目光往他身上停驻留连,他却视若无

    睹……</br>

    天豪,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姜婉儿闭上眼睛握起小拳头。</br>

    “唷——老大,那儿有个漂亮的小姐耶。”</br>

    一阵轻浮的声浪传入耳畔,她迅速睁开眼,瞪着眼前不像善类的男人,这群

    人看来不情好意,她惊吓的退了两步。</br>

    “嘿,果然是个小美人。”为首油头粉面的男人上下估量她,猥琐的目光瞟

    呀瞟的,纵使他连碰也没碰着她,婉儿仍是有了被人轻薄的难堪,他那淫秽的眼

    神,仿佛她不着寸缕站在他面前一样。</br>

    她心下暗慌,下意识的找寻陆天豪的身影。</br>

    惨了,天豪不在,她又不晓得怎么应付,本来是想逃的,可是天豪又叫她在

    这等他,她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br>

    “别怕、别怕,大爷我从来不伤害娇滴滴的美人儿,没人比我更懂得怜香惜

    玉了,乖乖,我会很疼你的……”轻佻无比地说完,他开始移近她,婉儿无意识

    的往后退,突地,他一把欺近她,婉儿惊叫一声,一个名字未加思考的脱口而出。</br>

    “天豪——”</br>

    每回有事,她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唯一能让她深深倚赖的,也是他。</br>

    不远处的陆天豪猛然回头,看到这一幕,顿时气得几乎要冒出火来,厉眸怒

    火狂炙,简直想杀人了:“小姐”</br>

    没有东想西想的时间,陆天豪一头撞向为首的男人。“唔”猝不及防之下,

    那个男人被撞的一个踉跄,不断后退。</br>

    但是一切到此为止了,事实上形势变得更加糟糕,这次,天豪是被一群人围

    在了中间,那个为首的男人更是将指节搓弄的啪啪作响。“小子,你今天成功的

    惹毛了本大爷,不仅是你,还有那小妞,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跑”</br>

    “……”没有思考的时间,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反应,陆天豪狠狠的又向着他

    撞去:“小姐快跑……”</br>

    “天豪…停下来,不要再打了,停下来”</br>

    这次没这么走运,随着一声“学什么英雄”的嘲笑,陆天豪被狠狠的按进了

    泥土里,随后,尖锐的拳脚不断落了下来。</br>

    “不要再打他了……不要,不要过来……”耳边是姜婉儿的惊叫。</br>

    “小姐”陆天豪心急如焚。</br>

    “你们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弱小,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忽然,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落在身上的拳脚也在第一时间停止了。</br>

    陆天豪勉强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不远处,刚刚嚣张的男

    人被狠狠的甩在了墙上,生死不知,一群流氓正在慌不择路的逃窜。</br>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没有管被按倒在地上的陆天豪,温雅的身影转向姜

    婉儿,深幽的黑眸闪过一抹独特的光芒。</br>

    “呀”姜婉儿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慌乱的抬起头,却一下子愣住了。这个世

    上,怎么会有这么俊的男子?两道极富个性的眉,浓淡适中;宛若寒星的黑眸,

    漾着点点幽光,蕴涵无尽冷魅、引人沈沦的力量;刚毅直挺的鼻梁下,是略显冷

    情、却也同样完美得无懈可击的薄唇……与天豪带些秀气的俊美不同,这个男人

    确是代表了男人阳刚的英气,她甚至找不到任何句子足以道尽他的出色眩目,他

    就像是上天最精心的杰作,在这张犹如刀镌的出众容颜上,刻划着无与伦比的绝

    俊完美,找不到一丝缺憾。</br>

    除了天豪,他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子了!姜婉儿晕乎乎的想到。</br>

    “可以冒昧的问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的名讳吗?”楚阳低沉的嗓音意外的

    好听。</br>

    “我姓姜……”忽然,婉儿似想起来什么,连忙回头:“天豪……”跑过去

    扶起他。</br>

    “姓姜,难道你是长安姜老爷家的女儿吗?”看到姜婉儿毫不避嫌的为陆天

    豪擦去身上的泥土,楚阳不为人知的皱了皱眉。</br>

    “嗯……”姜婉儿心不在焉的回复道,一心只牵挂在陆天豪身上:“天豪你

    怎么样,受没受伤?”</br>

    “我没事,都怪我没用,没能保护好小姐”陆天豪低着头,深深的埋在阴影

    中,看不出他的表情。</br>

    “还说没事,天豪,你流了好多血……”姜婉儿手忙脚乱的掏出手绢,为天

    豪拭去额头上的血痕。</br>

    “咳咳,其实,在下有个建议,不知姑娘听没听说过,我姓楚,别人都叫我

    楚公子……”</br>

    “楚公子?莫非,你就是京师那个楚公子?”姜婉儿惊喜的抬头,那个早该

    想到了,这个人中龙凤一看就非常人,原来竟是爹爹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商业奇

    才,天天长吁短叹,可没把她耳朵叨叨出老茧。</br>

    “正是区区在下,在下楚阳”阳光的笑颜带着无害的关切。</br>

    “我叫姜婉儿,这是……我的护卫,陆天豪”婉儿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在

    外人面前将自己与天豪的关系说出口。</br>

    “原来是婉儿姑娘,今天的事情还真是危险呢,不知为何,婉儿姑娘要独自

    出来呢”楚阳的目光扫过陆天豪单薄的身体,很明显没相信姜婉儿“护卫”的话

    语。</br>

    “这……今天的事情多谢楚公子了”姜婉儿没敢说自己是借着庙会偷偷和天

    豪一起跑出来的。</br>

    “哎,姜府的护卫也真是大意,出了今天这件事,想必姜老爷也会更加重视

    婉儿姑娘身边的防卫了吧”楚阳的目光扫过姜婉儿的身体,意有所指。</br>

    “哎呀”姜婉儿这才发现,在刚刚的打斗中,自己的衣裙竟被撕开了一个大

    口子,上面更是沾满了泥土与天豪的鲜血,很显然瞒不过去了。</br>

    “这该如何是好……”婉儿心中大急,很明显,以姜老爷的性格,出了这么

    大的事肯定会迁怒天豪,上次的“落水”事件已经让他很生气了,这次回去肯定

    会加强对自己的监视,不让她有与天豪见面的机会。</br>

    似乎看出了婉儿心里所想,楚阳目光一闪,近距离的看着婉儿,他感觉到一

    种笔墨难以形容的奇妙感触,真是个神奇的女子,不由得微微笑道:“在下有个

    提议,我家离这里不远,婉儿姑娘若不嫌弃,不妨到府上梳洗一番,而且……我

    府上也有医生,可以治疗婉儿姑娘护卫的伤”楚阳转头对陆天豪矜持的一笑,隐

    于笑容之后的刺骨的寒意被悄然藏起。</br>

    “是真的吗?那太好了,天豪,我们……”姜婉儿惊喜的开口。</br>

    “不要……”陆天豪闷闷的开口。</br>

    “天豪?”姜婉儿吃惊的抬头,望着陆天豪,疑惑不解。</br>

    “今天的事,谢谢楚公子了,不过这是我们的私事,我能解决,就不劳楚公

    子费心了”</br>

    “天豪”这次姜婉儿的语气中明显有了怒气“是人家楚公子好心帮了我们哎,

    你怎么能对我们的救命恩人这种态度呢?”</br>

    陆天豪沉默的身子大大的颤抖了一下,心慌意乱的他早已失了头绪,他也知

    道,今天的事他处理得糟糕至极。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感激楚阳救

    了小姐,虽然楚阳对自己好像很“平易近人”,但是,他就是对楚阳有一种莫名

    的厌恶感,仿佛自己一样很在意的东西即将被夺走一般,剧烈燃烧的妒火,烧得

    他意识昏蒙。</br>

    “天豪……”姜婉儿察觉出陆天豪心中的低落,以为他是为了今天的事情而

    自责,却不知如何去安慰他。</br>

    “小姐……小姐就拜托你了,至于我,我等下会自己回去”良久,陆天豪抬

    起头,脸上有着阴暗不定的神色,他感觉自己懊悔、心痛,所以他逃。很懦弱吧?</br>

    这样的自己……</br>

    “天豪,怎么能这样,你的伤……”姜婉儿大急。</br>

    陆天豪却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楚阳。</br>

    楚阳似乎毫不在意天豪的态度,只是冲他露出一个温暖的大度笑容:“小兄

    弟,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你家小姐平平安安的送回府上”</br>

    姜婉儿似乎还想说什么,只是看到陆天豪的失魂的目光,却沉寂了“那……</br>

    好吧“</br>

    华贵的马车渐渐远去,带着楚阳与姜婉儿,陆天豪的灵魂,也随着声声马蹄,

    撕成片片,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他靠着墙,闭上眼,低低地、凄凉地逸出

    笑,泪水却无由地自眼角滑落。他的全身每一根骨头都在隐隐作痛,可是,他的

    心里更痛,无由的酸楚泛满胸臆。手上,是小姐精美的手绢,洁白的丝绸,像天

    上的云,现在上面却沾染着地里的尘……</br>

    忽然有水落在天豪身上,他茫然的抬起头,刚刚晴朗的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

    身边是小贩奔走避雨的嘈杂声响,陆天豪孤独无措的站在无人的长安街道上,带

    着一身的苦与伤。天,下雨了……</br>

( 绿染长安 http://www.xcxs2.com/11/11348/ ) 移动版阅读m.xcxs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绿染长安》,方便以后阅读绿染长安绿染长安(1绿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绿染长安绿染长安(1绿2)并对绿染长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