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教师姚婧婷

【染指教师姚婧婷姚】(十一)修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染指教师姚婧婷姚】(十一)修

    【染指教师姚婧婷】

    作者:onion1245672017/01/02字数:8443http://t.cn/riupnkc

    (十一)

    「你们要一起去看看不?」

    我问道。

    「一群没发育的女孩有啥看的。」

    鉄子说着给我递了跟烟。

    我摇摇头。

    他自己点燃了。

    「或许有你喜欢的女生呢?」

    队友似乎也有兴趣,一边胯下运球,一边问我们。

    他长的很瘦,斯文的眼镜下却总让人感到猥琐的气息。

    「我?我喜欢的是长开了的女人,而不是反正面都一样,啥也不懂的女生。」

    鉄子吐了口烟,说道。

    「切。」

    眼镜队友不屑的说。

    「有胸有屁股,腰是腰,腿是腿,那才叫女人,要是穿上高跟丝袜,简直是诱人,不像高一这帮女的,穿上校服都分不出男女,像个白板一样。」

    鉄子说。

    「你不喜欢同龄的了?」

    「同龄的总感觉没女人的味道,我给你们说,这女人呀,要越肏越有味道。就像咱们学校的那个公交车,孙娜娜,那大奶子和翘臀,都是经过不断耕耘的结果,奶子越揉越大,屁股越肏越大。啧啧。」

    「至於么,你说的都流口水了。你难道也上过啊?对了,上次你说凡哥玩腻了,要拿出来给兄弟们玩,你是不是也把她给上了。」

    我问道。

    「我……?还没有啦。哪有那么快玩腻的。不说孙娜娜了,怪骚气的,只要她从球场过,隔着百米远我都能闻到她的骚气。」

    鉄子有点吞吞吐吐。

    「你还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眼镜队友说。

    「你们也真是禽兽,总是肏啊,上的。我们就不能谈一些爱情么?」

    「快走吧。一会儿协会活动该结束了」

    我着急着收集信息呢。

    跟他们扯犊子没用。

    「别急呀,等我把烟抽完。」

    鉄子说。

    「我们俩先走。」

    我拉着眼镜队友……「你们俩还真是着急。」

    鉄子□仙侠础□

    「其实高一的妹子也挺好。谈谈爱情,没准儿还能开苞呢。是吧,四眼?」

    「别不说话,我一看你就有处女情结。」

    鉄子继续挖苦道。

    「强哥,我跟你说,四眼其实啥都懂,就是在这装嫩,他呀,是闷骚型。」

    「幼稚,欲望谁都有,学会抑制自己的欲望才是成熟的表现。」

    眼镜一本正经的说,俨然一个老学究。

    「女子协会也是学习如何抑制自己欲望的。」

    「欲望就应该释放出来,压抑在身体里多难受啊。什么女子协会,阴气重的很,跟着姚大奶学,都成闷骚了。」

    「混蛋,你胡说什么。不准骂姚老师。」

    眼镜听鉄子侮辱我妈妈,还生气了。

    「本来就是啊。姚路灯那胸器和屁股,我噻……每天包成那样都藏不住,肯定在家没少过性生活。她还每天穿的跟个修女似得,装给谁看啊,不是闷骚是什么。现在好了,不包了,估计奶子又长大了,包不住了。」

    鉄子又在叫妈妈的外号。

    妈妈从上学到教学,在校园里被起了数不清的外号。

    「路灯」

    这个外号很形象,妈妈身材高挑,远远望去宛如夜间的路灯,高耸得人们需要仰望的脑袋是灯顶,下面两个又圆又大的巨乳是最吸引眼球的球型灯罩,而向下全是纤细的腰和长腿,如果忽略那比肩膀还宽的臀部,就真的是个「路灯」了。

    不过有人写过赞美妈妈的作文,将路灯褒义化了,文章里比喻妈妈是路灯,遥远的地方给人以希望,高大明亮的灯光下给人温暖,无怨无悔的陪伴,送别时依旧为迷茫的人们照亮前行的道路。

    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永远孤独高傲,敬职敬业的坚守着。

    这样的解释让这个外号瞬间高大上了起来。

    妈妈也欣然接受了。

    「你再说姚妈的坏话试试?」

    眼镜兄真生气了,猛的扑来,抓住鉄子的领口,这学生当的,比我这个儿子还称职。

    「哟,早就听说有守护党,我还不信呢,今天还真见到了。」

    兔子急了要咬人,谁能想到斯文的眼镜这么生气,鉄子也收敛了一些。

    「行了,别吵了,你松手,都是队友,都少说两句。」

    我把他俩拉开。

    「要到了,都小声点儿。」

    眼镜在前面带路,我俩在后面跟着,鉄子悄悄对我说。

    「还姚妈,姚妈的叫,这么亲切,那我要是……」

    「行了,鉄子,你给我闭嘴。」

    我知道他想说啥,他要是把妈妈肏了,就得认他做爸爸呗。

    他也就是眼大,胆小,可今天突然觉得他的嘴真碎。

    「小声点儿。你们不进去坐?」

    眼镜说。

    「进去?」

    我问。

    不是女子协会的人也可以进去么,更何况我们三个男人。

    「是啊。只要位置够,可以旁听的。」

    眼镜说。

    「你肯定是旁听过。看你这崇拜的样子,都被她洗脑了。」

    鉄子讥讽道。

    「是,也不是。」

    眼镜若有所思的说。

    「她是高贵神圣,看我一眼都紧张。所以她说的话我都听。但也不是被她洗脑,我们这个协会虽说是以学习姚老师而成立的,但姚老师几乎不参与。」

    对於妈妈,男人分成两派,一派是像鉄子,张凡,钟凯和微信群里那帮充满肉欲甚至还夹杂征服欲的,另一派就是被我们称为守护党,对妈妈崇拜,对自己又有些自卑,只能默默祝福,并守护妈妈名誉的,刘明玉,眼镜都属於这种。

    我认为爸爸也属於后者,他虽然已经得到了妈妈,但对妈妈的崇拜,伴随的自卑一直没改变。

    有没有中间派?没有,妈妈耀眼的光芒,没有哪个男人能略而不见。

    「你们这个协会,你加入了啊?」

    鉄子问。

    「没有啊。协会只准女生加入。不过男生可以进去旁听,你们看,里面不也有男的么。」

    眼镜说。

    我没想到这样一个我们瞧不起的协会竟然在学术报告厅举办社团活动,打开门缝后朝里瞧,更没想到竟然有近五百人参加,偌大一个学术报告厅竟然基本坐满了,按照外界传说牡丹协会严苛的选拔条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那里好像还有几个位置,我进去了。」

    眼镜抱着篮球,推开后门,走到了倒数第二排的位置上。

    「呀,这山炮子,还真进去了,我们怎么办,在这偷窥?」

    鉄子说。

    「让我看看有没有我感兴趣的目标……咦?那在报告席上的是不是姚大奶?」

    我顺着他的手望去,一位雪白衬衫的女人正在做报告,秀发在头顶盘着高贵的发髻,巨乳将雪纺的衬衫顶的紧绷,即使我们在后门外,也能感受到乳房的硕大。

    「还真是,我要进去看看。」

    鉄子说着要走进去。

    「哎,等等我。」

    我也跟了进去。

    我们坐在眼镜旁边,环顾四周,发现许多生疏的面孔,看似是外校学生,甚至还有成熟的职业女性。

    「这个协会什么来头,有这么多外人旁听。」

    我小声问眼镜。

    「不,她们都是会员,旁听的只有我们。」

    这个回答简直让我对傲气牡丹女子协会刮目相看。

    这不简简单单是校内谣传的淑女养成班,更像一个社会组织。

    这个协会的影响力,可不仅仅像同学们传的小孩过家家那么简单。

    她们这么多人想干嘛?不过我进来后立刻知道台上做报告的不是妈妈,虽然她故意打扮成妈妈的样子,而且学妈妈的口音,但身高差了许多,说话的气质与气场也与妈妈相差甚远。

    妈妈平时是一种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发号施令气质,强大的气场能镇住整个学术报告厅乃至整个操场的人。

    这女人与妈妈想必还是太稚嫩了。

    「唉,竟然不是啊。」

    鉄子也发现了。

    细看两人长相也差了许多,虽说二人五官都很精致,但妈妈更显成熟自然一些,而这女人是故意将自己的妆容画的和妈妈类似,她的脸颊也是经过修饰的,将她略微圆润的面庞画得瘦一些,可妈妈是标准的十头身,熟悉妈妈的人都知道脸是极其精致小巧又自然的。

    「不过长的也不赖。」

    鉄子看得吞口水。

    「只要是胸大,你就觉得不赖。」

    我讥讽道。

    「胸是大,不过胸型可能没姚好。戴着矫正胸罩呢。」

    鉄子说。

    「你他妈的有透视眼啊。」

    「是啊。每天我看姚,都是裸体」

    鉄子坏笑道。

    据眼镜介绍,正在做报告的是现任会长,在市里的大学读大四。

    「大学生啊?可以挑战一下。」

    鉄子说。

    「她叫什么名字?」

    「叫向……向萍萍。」

    眼镜回答。

    「向萍萍?好土的名字。一点儿也不平啊。」

    鉄子说。

    向萍萍在总结之前的活动,有参与公益,环保,援助。

    还有举办展览,宣传,研讨。

    还展示了一些协会会员的个人风采。

    「眼镜,这个协会究竟是做什么的啊。」

    「不知道……」

    眼镜说。

    又想了想答道「女性文化吧,就和什么诗协,文学社,吉他社一样。类似以前的《半边天》节目。」

    「半边天?四眼你还是个古董收集家,哪辈子的事情了。」

    鉄子说。

    「懒得和你扯。咦。强哥,你看那不是嫂子么?」

    眼镜指着前排的一个位置。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第三排的位置从还真是王燕。

    「哟,还真是你老婆。也被这个协会毒害啦。」

    铁子附和着说道。

    「嘘,低调低调。学校禁止早恋,咱们学校校纪校规这么严,被知道死定了。」

    「什么毒害。协会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要笔试和面试呢。能进来的都是很优秀的。」

    眼镜辩护到。

    铁子不再多说,全程盯着向萍萍的乳房看的入神。

    而我大脑里一片混乱,向在台上讲了多少,我也没听进去。

    向萍萍讲完,又上来一个女人,叫什么张程,据说是妈妈的同学,还是省妇联主席兼什么政协委员。

    她不同於其他掌权人士套话连篇。

    上来就展示了几张妈妈的照片,有妈妈跳芭蕾的,参加仪仗队的,打篮球的,和当礼仪小姐领队的等等,虽然都是集体照,但妈妈修长的身材颇为鹤立鸡群,引人註目,妈妈寥寥几次展露身材几乎都被捕捉到了。

    她问大家羨慕不,她说她也羨慕,嫉妒。

    接着她介绍了妈妈小时候的事情:刚上初中,妈妈这双长腿让她14岁时就已有178的身高,巨乳长腿加上苹果般的少女翘臀让许多30岁女性羨慕不已,这个身材在全市独一无二,很容易就掩盖了妈妈的其余成绩,虽然妈妈学习优异,但依旧甩不掉巨乳长腿给人们带来的先入为主的印象,学校里的学生,老师,甚至家长都曾向妈妈倾诉爱慕。

    而女人们是时妒忌,不少家长甚至直接抨击妈妈是小狐貍精。

    妈妈不得不用更加努力的练习,希望用某个领域的卓越成绩,代替自己花瓶和狐貍精的称呼。

    学业方面难分高下,不得不另辟蹊径。

    妈妈在中学时代略显圆润,同学之间给她一个更下贱的外号「肉弹乳牛」。

    有些人甚至嘲讽她可以辍学去当奶妈了,更过分的是,妒忌心重的个别女生趁妈妈游泳的时候,把更衣室的锁撬开,换走妈妈的衣服,至留下一件乳牛花斑的连衣裙。

    妈妈向泳池管理员借衣服,也被人隔岸观火。

    好在这衣服比泳装的布料要多一些,妈妈权衡之下,只得穿上那件上漏乳沟,下漏大腿的乳牛花斑连衣裙,胸前竟然还用记号笔写着「肉弹乳牛」。

    她屈辱的奔跑回家。

    身后传来同学的讥讽「快看,一头乳牛在奔跑,两个大奶子快掉出来了。」

    一路上流氓口哨不断。

    妈妈记住这次屈辱,誓言定要甩掉这个外号。

    恰好她对体育有浓厚的兴趣。

    开始尝试铅球,田径,排球。

    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能发挥身高优势且影响力最大篮球。

    如果能在此项目上扬眉吐气,相必他人定会刮目相看。

    然而篮球比她想象的要困难,虽然练习时得心应手,但上场后发现已发育到d罩杯的硕乳剧烈晃动,身形难以协调,动作姿势十分丑陋,奔跑跳跃都困难,更有变态趁机揩油,时常往妈妈的胸前撞。

    妈妈也经常受到大家嘲笑。

    「姚婧婷你抢什么抢,你自己不是有两个么,把你的球投进去,我们也给你算分。」

    「我看她的球都塞不进篮筐。」

    「三球婷开始带球了,快看呀。小心大奶球露出来喽。别运错啦。」

    「大奶牛,快传球。对,就是说你。那两个随便传来一个。」

    「大肉弹来了,是不是刚给体育老师舔过屌。你这种躺着就能赚钱的人,还这么努力干嘛。」

    即便如此,妈妈依旧不服输,巨硕的乳房难免在剧烈运动中乳浪上下翻飞,她就用五尺棉布,紧紧将胸部裹住,减少了乳房晃动带来的影响,即使是三伏天,她依旧在运动背心里紮着厚厚的棉布。

    说到这里,张程停了下来,告诫大家不要束胸,姚婧婷的做法是不提倡的,她是天赋异禀,即使束胸也长了这么大,而在座的各位如果束胸,将来会后悔一辈子的。

    「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束胸的习惯,好想当她的裹胸布啊。那夹杂着乳香的汗液……」

    铁子说。

    这个下流丕。

    事实上妈妈依旧保持着束胸的习惯,直到两个月前,妈妈开始略微更改穿衣风格,才没见她的束胸布了。

    大概是找到合适的胸罩了吧。

    张程接着说:不间断的训练让妈妈的身材更加紧致迷人,力量爆发力和耐力都不容小嘘,看着她在球场上拼命的样子,同学们都叫她拼命三娘,而队员们都叫她野马队长,最终她通过努力证明了自己,也征服了嘲笑她的人,带领全队夺得了市里篮球赛冠军。

    长期的锻炼不仅妈妈身材纤长紧致,肌肉线条也渐渐清晰,气质从原来的娇弱软妹变成了略带豪傑味道的中性气质,高贵坚韧可信赖的禦姐让人拥护和依靠,连妈妈去游泳也有人主动留下来看着更衣柜了。

    张程也是在这时候由黑转粉的,她们时常叫妈妈「姚爷」

    「婧叔」

    「婷哥」,但更多的人都知道她「彪悍野马」

    的厉害称号。

    於是妈妈用这个称号完全甩掉了肉弹乳牛,勾魂狐貍精的外号。

    好景不长,在妈妈想去体校打职业的时候,却对她的职业生涯宣告死刑。

    被已经e罩杯的巨乳阻拦了去路,当时的教练告诉妈妈,要么切乳,要么放弃,妈妈果断选择切乳,但外婆命令妈妈放弃,就这样,妈妈的职业体育生涯结束了。

    妈妈并没有放弃体育,依旧做健身,从力量型逐渐转为柔韧技巧型,柔术,体操,芭蕾舞,瑜伽。

    「不知道大家入会时想过为什么入会没有。我们入会的理由是?」

    张程讲妈妈的故事告一段落,开始互动了,「没错,是学习她,姚婧婷。但我们为什么要学,她有什么值得我们学,我们怎么学?」

    「没错,她是有毅力和勇气,但刚才的那些事迹,还不足以让我们如此疯狂的向一个女人学习。」

    「大家叫她姚妈,那就叫我程姨吧。今天程姨告诉你姚婧婷这个女人最了不起的事。」

    「什么?被市局领导骚扰,巧妙周旋,全身而退?力克三流氓?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程姨今儿不跟你们说这些。」

    「给大家看一张图片吧。」

    张程在后面的巨型幕布上放出了一张照片。

    「哇……」

    全场哗然「哇。好大。」

    这是一张黑白色的女人乳房照片。

    本来就极其饱满硕大,摇摇欲坠,咄咄逼人,在巨幕上有一种开闸泄洪,山体崩塌的压迫感。

    但盯上几秒就觉得这对完美的乳房在说话,似而愤怒,似而哭泣。

    张程接着换下一张图片,看起来像是报纸裁剪下的一段,标题写着马山市数百妇女裸胸维权,抗议性别歧视家暴。

    报纸的照片则是之前那张黑白巨乳图前站着数百名女人,她们一手撩起衣服漏出胸脯,一手握拳高举头顶,似乎是在喊口号。

    而妈妈就在正中央。

    张程解释道:五年前,市里性别歧视严重,家暴频频被报道,性暴力性骚扰时有发生,张程在斗争时,感到心力憔悴,妈妈知道了,给她寄来了这张裸乳照片,让她组织示威活动,她称之为维权圣战,当她联系上妈妈后,参与者不断增多,妈妈为保护张程,甚至主动带头,由於声势浩大,影响众多,市里重新修订法案法规文件,保护女性权益。

    张程口若悬河的夸赞,据她极少妈妈硕大的胸脯只是为了给男人们当头一棒,感受到女人能给予的压迫感,妈妈的双乳就是圣战中的图腾,攻城略地的撞门锤,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男权主义还有阳具崇拜,那我们就不能有巨乳崇拜么,这呼之欲出,倾泻而下的硕乳不值得崇拜么?崇拜的不仅是她的外形,更是她的勇气,她的意志,她的灵魂。

    「哈哈,这帮怂货。见到数百对馒头就怕了。要是我挨个上去抓啊。」

    铁子讥笑道。

    他想了想接着说「不过也是,那种场合下,一个个大白馒头晃的人心都慌了,而且众目睽睽,谁去谈判都不自在。」

    「想不到妈妈这么厉害。」

    我自言自语道。

    张程说的很夸张。

    但却有其事,五年前我年纪还小,并不太清楚,只记得妈妈有一阵心情不好,总对我发脾气,过了一阵子,家里就来了许多人采访。

    甚至还有人要采访我。

    不过时间久了,就慢慢淡下来了。

    今天听了张程的介绍,我大概能想象到当时的混乱。

    对於女权争斗的胜利,妈妈确实功不可没。

    知性美貌的外形和禦姐倔强霸气的气场在平日就让无数当权的追求者畏惧,如果脱了乳罩,那对巨硕豪放的胸器对着男人们狂轰,想必没有哪个男人能继续保持伪善的面孔,自惭形秽的他们当然溃不成军。

    加上声势浩大的陪衬妇女,上百个白嫩馒头裸露示威,当权者只能选择妥协。

    要说妈妈的巨乳确实不一般。

    硕大圆润,翘挺集中,大部分巨乳女都有些下垂,就像向萍萍的两颗大地雷,而妈妈的则是两颗大导弹,已经生在海拔那么高的胸口,却依然翘挺的向往更高的自由,翘丽乳球积极向上,宛如要飞起来似得。

    在校园里行走,远远望去就是一颗优雅纤长的椰树上长了两颗大椰子,若是穿上略微紧身的服饰,两颗的大乳球随着优雅的步伐颤巍巍的晃动,轮廓毕现,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去,而这高度对於一般男人可只能仰视,多少精英想勇攀高峰,近距离目睹那双峰翘丽完美的曲线,却在攀爬过程中就被险峰所折服,至於钟凯这种矮小侏儒更是连妈妈纤长的双腿都没不过,硕乳对他则是如望月般遥远。

    「妈妈?你也被她们洗脑了啊。啧啧。乳房崇拜,盲目!愚蠢!」

    铁子说。

    他一定是以为我是用的爱称。

    却不知姚婧婷真的是我妈妈。

    「那集万千殊荣於一身的乳房,就是图腾,就是信仰啊!不值得崇拜么?」

    眼镜说。

    「我们还给姚妈写过歌呢。」

    「额?唱来听听。」

    铁子说。

    「马市的一中是我的家,学习生活有姚妈,政史地生全都会,跆拳瑜伽又插花,三十六行样样行,女傑威名全市夸,模范颜值谁担当,一中众人靠姚妈,流水的学生铁打的姚妈。」

    「哈哈。我这里倒也有一首。」

    铁子说。

    「马市的一中是我的家,老婆腿长三千八,传教推车一字马……」

    「滚滚滚。我不想听。」

    眼镜打断倒。

    「我没唱给你听,唱给强子听的。」

    「马市的一中是我的家,老婆腿长三千八,传教推车一字马,口爆胸推插菊花,屁股能盛年夜饭,胸前篮筐放不下,珠峰峡谷此间乐,不思蜀来淫人妈,要问此人哪里寻?一中门前大张腿,一脚黑河一脚三亚。」

    铁子,你真是淫民领袖。

    看来妈妈的长腿更是被这些流氓津津乐道呢,他们没亲眼见过妈妈的乳房,只有拿腿说事了。

    早在妈妈刚到一中的时候,有外面人来骚扰妈妈,他们不认识妈妈,但知道是一中腿最长的。

    「闭嘴。不允许你侮辱姚妈。」

    眼镜愤怒了。

    「别妈妈,妈妈的,大老爷们谁天天叫妈妈,我也喜欢姚……不过我和你不一样,我敢娶她,你敢么。」

    「你?你不配。世上根本就没有配得上姚老师的男人。」

    「笑话。自己不行,就知道别人不行?哎……等老子先肏了她,然后改天取了她,你们这些崇拜的家夥,都得给我跪下叫爸爸。哈哈。」

    「你真他妈欠抽。」

    「切,我看你就是个自卑的狗,只配给女人舔脚。乳臭未干的小破孩,天天妈妈妈妈叫个不停。」

    「混蛋,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说我。自己还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战五渣。只会助攻,不敢进攻的家夥,你就不自卑了?」

    「肏,活腻了是不是,找削是不是?娘娘腔还数落起我来了,给你们助攻,还给脸不要脸,恩将仇报的狗。」

    「你再说一句试试?」

    「嘿!我说了咋了?一句一百句也是说。娘娘腔!垃圾狗!」

    两人廝打了起来。

    「别吵了,别动手」

    这可是在人家的会场,我们只是作为旁听者。

    「几位男士,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请出去。」

    果然,会长叫我们出去。

    三人灰溜溜的走了,还听到会长在背后道。

    「大家看到了,男人就是容易引起沖突,而我们女人才姐妹情深。父系社会是充斥着畸形粗暴扭曲的社会,低贱落后的社会,姐妹们,只要我们坚定同一个信仰,拧成一条心,早晚能回到母系社会的世界。」

( 染指教师姚婧婷 http://www.xcxs2.com/11/11344/ ) 移动版阅读m.xcxs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染指教师姚婧婷》,方便以后阅读染指教师姚婧婷【染指教师姚婧婷姚】(十一)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染指教师姚婧婷【染指教师姚婧婷姚】(十一)修并对染指教师姚婧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