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177.的第177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小嫩娘 本章:177.的第177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上

    [第1章正文]

    第177节第177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上

    把人凑齐并让他们去了纪检委以后,管华这才慢悠悠地去了旁边的公园散心。

    而正在里面费力巴结新来的纪检部长邓启迪的周国强,自然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遭遇怎样的尴尬,跟邓启迪握手以后,久久舍不得松开:“邓部长,我听说你是从京城特意直派下来的呢,为了肃清我们干部队伍的那些不法分子,您真是辛苦了!”

    邓启迪身材高大,穿着制服,显得十分英武:“周乡长太客气了,工作需要,没什么好说的!”

    “当然当然,不过您放心,我会十分配合您工作的。您是初来乍到,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一定要知会我一声,我是个小乡长,没什么本事,就是熟悉!”周国强的脸上带着笑,看起来正义感特别强。

    邓启迪微微点头,没有吭声。

    此时,县长阎世闯走了过来,面带笑容:“邓部长,恭喜恭喜啊!”

    邓启迪英武的脸上有些不耐烦,却还是点头打了个招呼:“阎县长,谢谢!”

    “以后咱在一起工作,那就都是朋友了,有事就说话,千万别勉强了!对了国强,你那里不是还有些上好的茅台?邓部长是军人出人,肯定喜欢喝酒的,拿出来分享一下呗?”说着,阎世闯有意无意地瞟了邓启迪一眼,见他面不改色,心里稍稍有些吃惊。

    周国强在官场浸淫多年,哪里能不知道阎世闯的意思?忙点头道:“那当然,应该的!我让人送过来,等开完会,咱一起去邓部长家看看,有需要帮忙的,咱也好搭把手!”

    “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邓启迪淡淡地道:“不过上头有纪律,我们还是要稍微遵守一下的!”

    “是是是,当然当然!”阎世闯连连点头,拉着周国强去了旁边。

    “你看这个邓启迪怎么样?”阎世闯眉头深锁:“似乎并不吃这一套,如果他要是真的是干实事的,恐怕你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周国强看了他一眼:“那要么,我们再用点硬货?每个人都有弱点,多了解了解也就知道了!只要这段时间没有人闹事,那就问题不大,等我们拿下他,以后的事也就无所谓了!”

    “那就等等看吧,这段时间要当心点!”阎世闯说完,又冲着前面的几个人走去了:“哎呀老王,老李,你们来得够早的呀……”

    所谓的大会,其实真正开会的时间并不长,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也会多聊几句,从彼此口中分享消息,已经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了。

    周国强朝身后看了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老觉得有人盯着自己,却又看不出什么,今天一出门心里就毛毛的,好像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拿出电话打给张桂丽,许久那头才传出了她慵懒的声音:“喂!”

    “桂丽,你声音有点哑,怎么了?”周国强问道,这不是关心,而是想从她的口中,听出一些端倪。

    张桂丽长呼一口气:“有点感冒,刚才睡觉了。什么事?”

    “也没别的事,就是……我今天开完会就回来!”周国强说完,见大会已经要开始了,忙道:“就这样,挂了。”

    真奇怪!张桂丽把电话扔到一旁,继续睡。

    繁华镇地处的县城叫水津县,县城当地的经济是十分发达的,最穷的地方就是管华他们所住的繁华镇了,因为那里有一些村子在山里,跟外面隔离着,经济落后。因此,繁华镇是县里补贴的对象,周国强并不以为耻,反而十分在意这个贫困乡的帽子,谁都抢不过他。

    大会由县长阎世闯主持,他对邓启迪进行了十分详细的介绍,赞扬的词语真是不嫌多,让大家很自然地就能听出其中示好的意思。底下的人也没见过阎世闯如此大肆地表扬一个人,一时间窃窃私语,十分热闹:“这个纪检委,不就是县委下设的一个机构么?有什么了不起的,连县长都那么巴结?”

    “拜托,那是监督部门!人家不是受县委管辖,是受上面直接管理的,跟县委里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人道:“而且如果得罪了他,就是县长他也照样查!”

    听的人顿时张大了眼睛:“真的啊?那太可怕了,还是要好好听话!”

    “对对对,要听话!”

    几个人的话,都落进了周国强的耳朵里,使他的嘴角不由浮线出一丝笑容,这帮笨蛋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说,纪检委都是从外面进来的,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要大大地低于他们,要办任何一个地头蛇,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既然是成立大会,那少不了的就是恭贺,大会的气氛基本以平和喜庆为主,本来是纪检部长为主角的聚会,反而成了一些人出风头的场所。县长阎世闯就开立纪检部门的必要性大谈特谈,根本就收不住嘴,而就在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要告状!”

    大家都惊讶地转过身看向门口,一人架着双拐,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边走边高声道:“我要告繁华乡的乡长周国强,他说只要我去跟打伤他的诊所闹事,他就把低保的指标让给我,可我因为闹事被人打伤,他竟然不承认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壮汉张宾,他的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一看就是特别凄惨。

    阎世闯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大声呵斥道:“哪里来的疯子,竟然破坏大会?保安呢?快快给轰出去!”

    “凭什么轰我?这不就是开了让人告状的地方吗?不让告要你们干吗?”张宾高声叫着,这些词都是管华教的,小伙子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才来的。说着话,就直接走到了大会场上,几个保安赶紧地涌上来,就要把他拖下去。

    “等一下!”

    邓启迪淡淡地声音响起来,让周国强的心中不由一凛,他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同时也觉得有些不妙。张宾一个农村人,能知道今天城里召开纪检部门成立大会?能到这里来闹?而且他说的话,似乎跟他的智商有些不符。

    “既然咱是纪检部门,也已经成立了,就要接受一切相应地业务。”邓启迪说着站起来,亲自上前把张宾拉到了台上:“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张宾还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发过言呢,非常紧张激动,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清理了无数次嗓子,才把自己跟周国强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然后声泪俱下:“我娘在家里等着,一看到我瘸了就开始哭,哭得差点断气,昨天又送到医院去了!我们家没有钱,就指着政府补贴点才能过下去,现在我娘一住院,连医药费都交不上。”

    这惨兮兮的情景让人看了很不忍心。

    周国强站了起来,指着张宾的鼻子:“你他妈地放屁!没有被安排低保,你就胡乱给我栽赃,低保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的呀,政策有规定呀!”

    邓启迪望着他:“你就是周乡长吗?请问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

    周国强的一条胳膊上还打着绷带,本来想落个带伤参加的美名,没想到竟被人怀疑:“我这个胳膊……是摔的!”如果他说是管华打的,那就基本承认了张宾所说的事实,他是因为报复才这样的。

    “你不是,你明明告诉我是被他们诊所的人打的!”张宾道:“他还说医生是个女的,让我随便欺负,谁知道到后来又出来个男的,一脚就把我的骨头给踹断了!”

    邓启迪昂着脸,微微有些错愕,心想那家伙都找的什么人,讲起事情来跟说评书一样,意外连连的。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说过!”周国强气愤地道:“说话要有证据,你有证据吗?”

    “我就是个村里的,哪里跟你一样城府那么深?我就是跟你比良心!”张宾说着,求救似的望着邓启迪:“你是大官吧?请你一定要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做主啊!”

    周国强都快被他给气死了,看了看阎世闯,一旁的县长早已经是面若冰霜了:“小伙子,就是告状也是讲究程序的,你到这里来闹,实在是不应该!先下去吧,等我们开完了会再说!”

    “没那个必要!”邓启迪道:“这个成立大会,宣布了也就可以了,其他的没有必要!既然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案子,我会跟下去的!小伙子,你就在这里坐着,等散了会以后,我跟你好好聊聊。”

    周国强顿时心里一惊,旁边的阎世闯忙道:“邓部长,我想不用让他跟你沟通了吧?一来这个语言问题沟通不了会有麻烦,二来这种小事,发回他们乡镇上自己去解决好了,我们总不能管那么多事!”

    邓启迪微微一笑:“阎县长的意思是,随意确定低保指标是小事?很抱歉,我不那么认为,我倒觉得这小伙子勇气可嘉,或许他说的事情,可以让我们在全国掀起一场运动,帮助很多该帮助的人,为国家清理掉那些伪善的蛀虫呢!”

    这话明显是对着周国强来的。

    阎世闯心里一惊:“邓部长,这么一个人就能让你相信?不是吧?”

    “那么,阎县长有什么证据,证明周乡长没有做过这些事呢?”邓启迪说着,转向周国强:“或者你,也可以举出相反的证据来?”

    大会上一片寂静。

    而就在此时,会场的门口又走进来了一个人:“我要告状!”

    真是有些戏剧性啊!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人又开始朝大门口看去,如果说之前的看只是因为好奇,此时却完全是被吓呆了。话说在位上,可以说完全干净的没有,他们未必犯了跟周国强一样的错,可能被老百姓告到这里,充分说明纪检部门的危险性。如果这个案例成功,将会带动一大批地老百姓过来凑热闹,到时候大家的日子就都不好过了。

    从门口缓缓走进来的,正是陈小溪。她一身学生装扮,之前的妖艳全部都不见了,陈小溪有些紧张,手心里都是汗,低着头走到台上,张了张口,又低下了头。

    周国强地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从看到陈小溪的那个时刻开始,他的心就凉了半截。有关部门有规定,凡是在外面包养情人的,取消一切晋升机会。他在张桂丽身上得不到爱意,就转战其他目标,太有城府的他不喜欢,于是就看上为钱所困的陈小溪。

    在周国强的心目中,陈小溪是个简单单纯的女孩子,虽然他在她身上做了一些事,可是在钱的方面,他没有让她受一点委屈。

    陈小溪默默地走到台上:“我,状告繁华乡乡长周国强,利用金钱诱惑我给他当情人,我是一名学生,需要钱来交学费,他……”话没说完,已经是泪水涟涟。

    底下顿时一片哗然。话说在外面包养情人的官员们不是一个两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其中的潜规则,被情人拉下马的人也很多,但是请这样高调地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还真没有过。邓启迪的眼中闪现出一丝冷洌:“有没有证据呢?”

    “有!”陈小溪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叠照片,红着脸道:“我们俩去拍过一组**婚纱照,都在这里了!还有就是——他在罗盛花园有一套别墅,我们俩经常在那里约会!”

    周国强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汗珠,震惊地望着陈小溪:“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陈小溪愧疚地望着他,心想对不起啊,如果不这样做,我也没办法脱身。

    “周乡长,这是真的吗?”邓启迪望着周国强,语气咄咄逼人:“我不想要解释,只是要确认,是真的吗?”

    看了看陈小溪,周国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邓部长,对不起让您见笑了!不错,这个女孩子是跟我有些关系,当初她上学没有学费,我好心帮她出了,她十分感动,无以为报,所以才以身相许。我当初也是推辞了好久,但是……我想所有的男人都应该知道我的感受!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栽培我的领导,被这样一个内心险恶的女人拖下水!”

( 风流村医 http://www.xcxs2.com/0/4/ ) 移动版阅读m.xcxs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村医》,方便以后阅读风流村医177.的第177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村医177.的第177章?泥潭中的周国强上并对风流村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