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172.第172章?寻找柳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小嫩娘 本章:172.第172章?寻找柳双

    [第1章正文]

    第172节第172章?寻找柳双

    在把壮汉教训了一顿之后,管华也没有把他赶出去,而是让人帮他熬了一副药,放到药盆里,把他拉到里屋,一边泡脚一边聊天:“哥们,说实话,你这个腿没有三个月好不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事你承认吧?”

    壮汉苦着脸点头:“知道!”他这次是赔大了。

    “知道就好,叫什么名字?”管华喜眉笑眼的,看起来态度还不错。

    “张宾!”

    “好,张宾啊,你来得时候风风火火的,走的时候连站都站不起来,觉得憋屈不?”管华眯着眼,开始了苦口婆心。

    张宾低下了头:“憋屈!哎不,不是憋屈,是难过啊!我娘知道了这个,非打死我不行!”

    管华微微一笑:“我倒是有个药方,可以让你马上下地走路,当然不是马上就好,是马上走路,只要你平时注意点,是不影响活动的!”

    还有这办法?张宾张大眼睛望着管华,半天才想到什么似的“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大哥,请你救救我吧!我这次做傻了,都是周乡长那个混蛋给害的,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我们家生活很困难,妈妈生病花了很多钱,我……我就是想让乡里给补贴点,谁想他让我干这事,大哥,你原谅了我这次,我再也不干了!”

    管华嘿嘿笑着点了点头:“好了好了,我给你用药,可以,不过呢……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帮忙?张宾又惊又喜:“我能帮你的忙啊?太好了!你说吧,能干的我肯定干!”

    管华点了点头:“当然能!你去县里的纪检委,说要告状,然后把周乡长让你做的事告诉他们,不用别的,就说真实情况就行了!”

    告乡长?张宾有些为难:“大哥,那乡长能是咱告得倒的么?人家在上面都是有人的,万一告到他大哥二哥的那里去,我不是又得死一回?”

    管华诡秘地道:“不会!纪检委是专门干这个的,你要是没有人告状,他们都没活干,所以都盼着有人去呢!”

    骗人吧?纵然张宾缺心眼,也不信他说的这话:“得罪乡长的事,那我可不干!”

    “那好吧,你自己瘸着回家吧!”管华拉下脸来把他的药盆拿走:“给你个机会还不干,真是傻到家了!走走走,别在这里!”

    见管华恼了,张宾忙陪着苦笑:“大哥你别急啊,我没说不去,我就是想缓缓,人家害怕嘛不是?”

    管华扬着眉毛,斜着眼睛:“我告诉你啊,跟着我混比跟着周国强混有前途你信不信?至于你说的那五百块,到我这公司里来,怎么着一个月也得给你俩五百吧?”

    张宾惊喜交集:“真的?我可以到你这里来上班吗?”

    “看你表现了!”管华讳莫如深地道:“反正我欣赏那些诚实的有正义感的人。”

    张宾低着头,把头发挠得乱糟糟的,然后抬起头笑道:“好,我干!”

    管华点了点头,默默地走上去,把他的脚放进药盆里,又出去拿了石膏,给他做了个硬硬的石膏,张宾皱着眉头:“就这么走路啊?”

    “当然了!骨头都断了,你不这么走,想怎么走?”管华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肩:“兄弟,你明天上午去。周国强做的这事不地道,那低保的钱本来就是你的,他故意给你设坎,肯定是违反纪律的!你也别怕他,一切有我的,这一次我会让他下马!”

    下马?张宾有些害怕:“这个,摔得是不是太狠了点?”

    管华叹了口气:“如果只有你这一件事,当然是太过分了,不过他还有很多事犯在我手里,这些事说起来,我也是被他害得很惨呀!”

    张宾茫然地点了点头,以为周国强只骗他这样实心眼的,没想连管华都给他骗了,所以现在,他一点都不懊恼了。不说别的,就凭自己来闹事被管华打断了腿,他周国强就得负责,不行,去看看他的反应再说!

    从管华那里走了,张宾骑着摩托车,直接去了乡政府,一瘸一拐地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周国强一只胳膊吊着,正跟他秘书看什么资料。见张宾进来,周国强皱起眉头:“你怎么来了?怎么连门都不敲?腿怎么了?”

    张宾气哼哼地朝他对面一坐:“我被管华把腿打断了!”

    什么?周国强惊在原地,半天才缓过劲来,朝秘书摆摆手让他出去,然后对张宾道:“怎么回事呀?我不说让你讹诈他卖假药吗?”

    “又不是真事,我上哪里讹诈去?那个女医生不承认,我想动手,结果管华就从里面走出来,然后把我揍了一顿!”张宾垂头丧气地道:“周乡长,我这也算工伤吧?你得给我贴补点啊!”

    周国强厌恶地道:“事情都没办好,还要什么贴补啊?快回去吧!”

    “喂,你不能这样吧?之前还说要给我低保的!”张宾大声道,虽然答应了管华,其实他还是有些不忍心的,到这里来也算是试探一下周国强,没想到丫的过河拆桥玩得很顺溜。

    周国强摆了摆手:“下次吧,这次都放下去了!”

    “我操,周国强你耍老子!”张宾道:“怪不得人家说你不是好人,原来是真的,我特么瞎了眼相信你!”

    甩下下句话,张宾一瘸一拐地走了。这个遭遇,让他下定了决心站在周国强的对立面,听管华的,不管那家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他也得出这口气。

    在后面跟了他一路的管华,见张宾气呼呼地走出来,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下,他就可以放心地去做其他的安排了。

    走到公共电话亭旁边,管华打114查到了乡政府会计室的电话,然后找柳双。一听说柳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接过了电话:“喂,你是柳双的什么人啊?找她什么事?”

    “我是他表弟,过来看看她的!”管华道。

    那女人似乎有些惊讶:“表弟?你不知道她不在这里干了么?去城里了!”

    去城里?管华眉头一皱:“什么时候去的?”

    “咳,都半年了!”女人叹了口气:“你表姐走得挺冤的,我们俩关系最好,我也很替她可惜。等你见了她,替我问声好啊!”

    管华略微有些失望:“那我怎么样才能找到她呢?”

    “听说她去了一家面粉厂做会计,叫发达面粉厂,你可以去找找看!”说着,女人挂了电话。

    管华本来以为劝说柳双会费一些力气,没想到她人都不在这里,不过要检举周国强,没有她还真是不行。

    想到这里,管华到车站坐上了去县城的巴士,他们这里离县城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下了车,管华直接就打听发达面粉厂在哪里,然后打了个出租车,直接就到了工厂门口。

    原以为是家挺气派的厂子,没想到门口破破烂烂的,而在里面的大院里,还有一帮人在吵架。

    “说,为什么给我的工资低了?”一个女人凶狠的声音:“老娘在这里辛苦地干了一个月,一分钟都没迟到过,你说,凭什么扣我的工资?”

    柳双背着一个包,可能是要出去或者刚出门回头,低着头不吭声。

    “说啊你个小贱人!以为有厂长撑腰就可以乱扣老娘的钱?我呸!”女人说着,一把拉住柳双的头发:“整天以为自己是政府里出来的,就高人一等似的!谁不知道你走到哪里都是**一个!”

    柳双含着泪,使劲地道:“工资的事,是厂长审核的,他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你有问题就去问他好了!”

    “哼哼,少拿厂长来吓唬我!你跟他钻一个被窝,什么事他不听你的?别以为老娘好糊弄!”女人说着,对旁边看着的一个男人道:“老田啊,你那工资也有问题吧?都是这小娘们给闹的,从她来了以后,我们的钱是越来越少了!”

    老田在旁边清了清喉咙:“柳会计啊,我说钱又不是你的,你帮厂长在这里抗什么呢?赶紧把该发的钱发了吧!”

    柳双为难地道:“田叔,不是我不发,是厂长不干啊!他非说这里有其他的扣款条目,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咳,你这么说,那陈姐找你麻烦咱就没办法了!”老田说着,不再吭声,眼睛一下下地瞟着旁边那个叫陈姐的女人。

    “呵呵,想找个男人来帮忙,不好使了是吧?我告诉你小**,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听你的,你又不能跟每个男人钻被窝!”陈姐说着,更加使劲地拽着她的头发,疼得柳双直掉眼泪:“陈姐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陈姐却丝毫没有好好说的意思:“这是少了我的钱,要是少的是你的钱,你有那心思好好说话啊?不行,这钱必须给我,不然你今天过不去!”

    柳双叹了口气:“要不然这样,我去找厂长,让他过来给你们解答行不?”

    “不行!厂长说了,你管钱,里面的事他不懂!”陈姐大叫道:“发不发?不发我扯了你的衣服,反正你也不要脸惯了,也不在乎光着身子吧?”

    说着,陈姐使劲地抓着她的衬衫后领,猛得一提——前面的扣子哗啦啦地掉了下来,人们立刻看到了她穿的内衣。周围的人一阵起哄,尤其是那些男人,哄笑着朝后倒了倒,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人帮忙。

    柳双慌忙把衬衫裹到身上:“陈姐,你这样的话我可要报警了!”

    “报警?哈哈哈!”陈姐放肆地大笑起来:“报吧!我娘家弟弟在派出所里等着接电话呢,你要是报了,他马上就过来抓我!”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柳双绝望之下,冲着办公楼大喊起来:“李敬达你这个混蛋,工资的事不跟人家说清楚,偏偏让我来顶缸,这事是我顶得了的吗?快点出来!”

    各个窗户上都有人趴着看热闹,没有一个是李敬达。

    见陈姐又作势要扒她的衣服,柳双慌忙躲避,冲着办公大楼哭喊:“李敬达!我求你出来吧,这个事我真的处理不了!”

    陈姐冷笑道:“别装了!李厂长早就出去了,每到发工资的日子他都不在这里,你喊什么喊?我跟你说,在我这里装可怜一点都不好使,我要钱,就这么简单!”

    柳双慌乱地摇着头:“我这里真没有钱了陈姐,银行里的钱已经接近负数,人家打电话问我要不要贷款呢,我这过去就是要跟银行的谈,我这里的账户都空了!”

    “那我不管!为什么有的人就足额发的,我的就不够呢?”陈姐道:“扣老娘的钱,老娘就扣你的肉!”

    说着,又上来撕扯她的衣服。

    周围的人又开始起哄了,看那个样子,似乎特别想陈姐把柳双的衣服给剥了,他们好一饱眼福,丝毫不注意柳双眼中的乞求。

    “哧!”地一声,衬衫在侧面被撕开了一条口子,粉红色的胸衣顿时露了出来,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呀,好大!”

    陈姐女流氓一样笑着:“要是真拿不回钱了,我也认了,就当给兄弟们做个好事,让大家沾沾便宜!”

    “陈姐,不要……救命啊!”柳双哭着叫道:“救命啊!有没有帮帮我,呜……”

    “算了吧陈姐,咱都知道是那老杂毛的事,就别为难人姑娘了!”看门的老大爷似乎看不过去了,在旁边嚷了起来:“一个大姑娘这样被人看了,你以后还让不让她做人了?”

    陈姐一斜眼睛,阴阳怪气地道:“哎哟,老铁头你这是心疼了呀?难不成她一个大姑娘,还伺候过你这样的老东西?柳双,不简单啊!”

    老铁头气得脸色铁青,回到门卫室连连摇头。

    “柳双,你也别怪陈姐,我让你露肉,就是为了出气!”陈姐说着,又上前去拉她的衬衫:“我要让你知道,老娘的钱是动不得的!”

    “住手!”大门外面,传来一声怒吼,管华冷着脸,在一片惊讶的目光中走了进来。

( 风流村医 http://www.xcxs2.com/0/4/ ) 移动版阅读m.xcxs2.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村医》,方便以后阅读风流村医172.第172章?寻找柳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村医172.第172章?寻找柳双并对风流村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